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御九天_ 第三百一十八章 干一票大的-

时间:2021-04-22 19:0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骷髅精灵小说御九天 第三百一十八章 干一票大的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范特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刚才他吃奶的力气都已经用上,连滚带爬、龙精虎猛,生生将后面追他那个战争学院的家伙都给逗乐了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肚子疼,居然被他甩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范特西此时正在洞口的拐弯处紧张的往后看着,又把耳朵贴在洞壁上听了一阵,似乎没听到对方追来的声音,他总算是松了口气,又跑掉了……

    阿西八落单了,没了温妮的保护,阿西八终于体会到了所谓地狱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诺大的洞窟到处都是危险,暗黑生物、战争学院的敌人……他遇到了好几波攻击,但和那些有点自信就去莽死、又或者总爱先衡量一下敌我实力对比的家伙不一样,不管遇到什么,哪怕就是听到洞顶上随便的一滴水滴声,阿西八都只有一个反应,那就是‘跑’!

    看到暗黑生物从地上一冒头就跑、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就跑,被人看到的时候更是跑的飞快,好几次都是跑得对面的人一脸懵逼,战争学院的修行者们往往都还没意识到范特西是敌人,就看到他在疯狂逃窜了,更奇葩的是,他连看到圣堂弟子都要跑。

    没办法,阿西八相当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,就自己这小短腿儿,要是等分辨清楚敌我之后再跑,那没准儿就跑不掉了,至于说真要是遇到玫瑰的人,他隔着八公里外都能嗅出那股非同一般的骚味儿来,所以绝不会出错,管他是什么,只要是发现活物,第一反应先跑就对了!

    还别说,激发了生命潜力的全力飞窜、堵上范特西命运的正宗望风而逃,无论反应、速度,居然都是一流的,也是让追击者看得有点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都懒得追他,当然也有人担心是陷阱。

    怕死怕到这样的份儿上,你说你还来这里干嘛呢?

    范特西有点想哭,老子其实也不想这么狼狈啊,但是实力它不允许,这能怎么办呢?老王啊、温妮啊、摩童黑兀凯啊,你们在哪里?我好想你们啊!

    相比起可怜的阿西八,坷拉的运气就要好得多了。

    进入黑暗洞窟后,没多长时间就碰上了黑兀凯,跟着老黑,坷拉算是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真正的强者、什么叫做真正的威慑。

    在这任何人都要恐惧的地方,黑兀凯那状态却完全就像是在自家的后花园里散步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路过来风平浪静,居然愣是没有动过一次手,有几个地方明显是有人埋伏的,其中一个大型的洞天中,坷拉才刚一踏足进去,觉醒后的敏锐感知就已经感受到了有淡淡的杀气弥漫在空中,可下一秒,当黑兀凯紧跟着她走进来后,空气中那淡淡的杀气居然明显一颤,然后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就像是埋伏在四周的人顷刻间全都屏住了呼吸、按住了心脏,坷拉和黑兀凯在这里慢条斯理走过去的几分钟时间里,愣是没人敢吸上一口气。

    动手?不存在的,他们唯一担心的只是自己会不会被黑兀凯发现。

    人的名树的影,第一层里用血染出来的杀名,绝无人胆敢冒犯。

    别说人了,甚至连那些暗黑生物都没见到一只活的,反倒是沿途看到了好几只暗黑生物的尸体,看来就连这样的东西都能感受到黑兀凯的强大,不敢轻易跳出来招惹。

    这种一路无忧的状态,一直持续到了遇上眼前这个白衣似雪的男人。

    那是在一个宽大的洞穴中,一柄古朴的木柄长剑,身无长物,隆飞雪似乎在勘察着地形,他正要离开,可却突然停住,坷拉和黑兀凯出现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坷拉微微一怔,而就在这愣神的一瞬间,当那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碰的那一刻,整个洞窟就突然间彻底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空气、声音、乃至坷拉能从这四周感受到的一切,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在这瞬间停止了下来,仿佛漫漫世间,唯有这两人彼此才是真实的存在。

    坷拉无法呼吸,她甚至连想动弹一下小手指头都困难无比,那种无声的恐怖压力让她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砰砰、砰砰、砰砰……

    坷拉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,连心跳都变慢了!

    她的大脑一片空白,无法思考,一滴斗大的冷汗从她的脑门上一路畅通无阻的滑落,汇聚在她那白皙的下巴处,越聚越大,汗珠上亮晶晶的光芒正在微微颤动着。

    嗒……

    汗滴啪嗒一声坠落在地面,发出相当轻微的声音,可却像是打破了这股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坷拉只感觉四周的压力陡然一散,隆飞雪和黑兀凯的脸上则是同时浮现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隆飞雪脚下轻轻一点,朝着黑兀凯和坷拉的方向飘然而来。

    坷拉一瞬间就如同被捏住耳朵的兔子,浑身炸毛,却毫无反抗之力,只感觉对隆飞雪来说,她自己就好像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,只需要隆飞雪随便伸出一根手指就能轻易的碾死她。

    他更近了、更近了!

    坷拉再次屏住呼吸,可下一秒。

    “借过。”

    隆飞雪淡淡的说,声音带着一丝笑意,白光过隙,云淡风轻的从黑兀凯和坷拉的身边飘然而过,带起一阵淡淡的清风,伴随着一股清幽的薰草味儿,眨眼间已然消失在两人身后的洞窟通道内。

    可坷拉屏住的呼吸却还未放松下来,直到隆飞雪的身影彻底去远了,她才突然一口大气喘了出来。

    飘逸的身姿、绅士的风度、俊秀的面庞和轻柔的话语,对普通的女人来说,这大概就是陌上人如玉、公子世无双的最好写照,可对坷拉来说,她却只感受到了两个字:恐怖!

    同样身为虎巅,自己还是觉醒的兽人血脉,可面对隆飞雪,却仍旧能生出一种卑微蝼蚁面对洪荒巨兽的感觉,那强大的压迫力,简直比拥有天生血脉压制她的兽人王子都还要更胜一筹,至少,面对兽人王子的时候她能保留下反抗的理智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就转头看向旁边的黑兀凯,刚才黑兀凯的气势完全不输隆飞雪分毫,如果说隆飞雪是怪物,那黑兀凯也是!而且是两个完全对等的妖孽,天呐……这都是些什么人!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黑兀凯砸吧了下嘴巴,还在回味着刚才的感觉,他喜欢绝世美女,但更喜欢绝世高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打起来?”坷拉的腿还有点麻木,她揉了揉,快步跟上,但还是忍不住问到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黑兀凯笑了笑,这就跟喝酒一样,好酒要细品,要是一口喝干,那不叫品酒,那叫买醉。

    而更有意思的是,对方显然也有着和他一样的想法,这隆飞雪也是个有趣的人啊!嗯……就是身上的香味儿稍微显得娘了些,要是来点汗臭那就是完美的爷们儿了。

    黑兀凯在想着别的,坷拉却已经张了张嘴巴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时候?什么意思?

    她呆滞了两秒,很快就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因为这两人认为这里没有其他任何人、任何东西可以威胁到他们,他们毫无疑问会畅通无助的继续深入下去。

    然后在探索中不停的积累和准备,而等到探索完幻境、等到他们都将自身调整到了最好的状态时,他们才会在那苍穹之巅、幻境尽头处,来一场足以匹配得上他们彼此的巅峰之战!

    “走了走了,发什么呆呢,还要找老王。”黑兀凯摆了摆手,叼着草根儿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坷拉张开的嘴巴突然就闭上了。

    她无比明白,面对彼此数百精锐和无法预估的幻境危险,还能将这一切视得如此理所当然的,恐怕也就只有黑兀凯和隆飞雪了,这不是在炫耀,而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弱者不配谈自信,强者却是理所当然!爱心999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“跑跑跑!奶奶个腿,那家伙是鬼变的吗?阴魂不散啊!”老王有点难受,和玛佩尔已经一路逃窜了几个小时了,可后面那家伙却还如跗骨之蛆般紧紧的跟着。

    能拖到现在,靠的可绝对不是速度,老王已经接连炸掉好几个洞窟了,专炸那种狭窄的地方,坍塌的碎石能阻断曼库的追击路线,虽说这四周的洞窟四通八达,但老王挑选的都是‘单行道’,一旦被堵,想要回去绕路可就走得远了。

    老王对这套原本是有十足把握的,可血族这些家伙却偏偏是世上最擅长追踪的种族之一,老王保护玛佩尔承受轰天雷爆炸的时候受了点伤,虽然不是很重,但残留在地上的一点血迹已经足够成为曼库追踪他时的完美路引,他只需要轻轻的舔上一口,就能宛若灵魂定位般将对方牢牢锁定,无论王峰在前面怎么炸、无论逼得曼库绕过多少远路,他都总是能精准的重新定位王峰,然后阴魂不散的追上来……

    这就已经很难受了,但更难受的还在后面,随着往洞窟里面不断深入,四周的洞窟开始变得‘高大宽敞’起来,有的地方甚至还有数百米方圆的巨大洞穴,这可不是几颗轰天雷就能堵路的,何况轰天雷总有耗尽的时候,再加上接连几个小时的狂奔,老王的体力也已经不足以支撑他继续逃窜下去。

    照现在的状态,被曼库追上只是时间问题,而且感觉曼库也并没有尽全力在追踪,他似乎有意识的控制着靠近的速度,这是在戏耍他们,也是在进一步的瓦解他们心理的反抗防线,看来曼库对王峰的各种阴招也是有那么一点忌惮,通过这种方式在消耗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边!”王峰已经在喘着粗气了,他拉着玛佩尔挑了一个相对狭小的洞窟钻进去。

    玛佩尔紧紧跟上,逃的时间越长,她的心情就越是复杂。

    逃亡这段路上,王峰一直都在照顾着她,照顾她‘这实力’的体力、照顾她‘这实力’的速度,而且无论走到哪里,王峰都主动窜在最前面探路,在这种未知的环境中,探路显然是危险的,可王峰似乎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让‘没有战斗力’的师妹去探个路,尽尽她应尽的义务……

    王峰的手修长有力,紧紧的拽着她,有些润,玛佩尔感觉自己的手心里竟然出了汗,心跳也在一直加速中。

    她是个孤儿,从小被弥组灌输的是帝国至上、是帝国的利益高于一切,为了帝国的荣耀,像她这样的‘工具人’时刻都做好了献身的准备。

    曾经她对此坚信不疑,也从没幻想过自己的人生,可在极光城这几年,洛兰的介入让她大多数时候都无事可做,过于平静的生活让她对这种目标开始产生了一些动摇,她最近一直在琢磨自己这样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,难道真只是为了在某个时刻为帝国献身、成为帝国霸业蓝图上一个根本没有任何辨识度的颜料背景?

    玛佩尔质疑过,但却没想过反抗,更没想过选择,因为如果她背叛了弥,那恐怕会连成为颜料背景的机会都没有,那样的人生会更悲哀,她甚至会连存在的意义都失去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她觉得自己似乎不再是那个没有存在意义的工具人了,有人在乎她有人关心她了,这种被人牵挂的感觉很奇妙,让玛佩尔一想到就忍不住心跳加速、血液沸腾,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。

    背叛弥是死,效忠弥也是死,与其成为行尸走肉,为什么不给自己一次选择的机会?

    王峰的话此时已经渐渐少了下来,累得气喘吁吁,而身后的曼库似乎又拉近了一些距离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玛佩尔下定了决心,她猛然一停,不再压抑自身的魂力,冲王峰慎重的说道:“你先走,我挡住他!”

    老王正累得半死呢,没想到玛佩尔突然来这么一句,他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师妹,对师兄没信心了不是?别放弃嘛,这才哪到哪?咱们只是先热个身,那家伙现在要是追上来,师兄兜里的轰天雷保证管够!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师兄。”玛佩尔一扫之前任人宰割的风格,她的眸子此时炯炯有神,冷静的说道:“轰天雷对曼库这样的顶尖高手没意义,他的血魔大法可以直接规避这种瞬发的能量伤害,否则也不会号称打不死的血族了……除非有人能控制住他,否则就算你同时扔十颗二十颗也是一样的结果!”

    老王怔了怔,对方释放出魂力的状态,这小师妹突然就变得有点不一样了,有点凶,……这个有点猛啊,这姿态还弱的话,那就真瞎了,她隐藏了实力???

    只是就算如此,也不是曼库的对手,虎巅,特殊虫种,如果是顶尖高手面对曼库有的一战,但王峰还真不信她的战力能匹配对方。

    老王撇了撇嘴,忽然伸手扯了扯玛佩尔的脸,老王无奈的说道:“小小年纪的不要这么吓人,眉头皱起来就不好看了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玛佩尔的脚步微微一退,避开了王峰的手,她没有再多说什么,而是直接抬手,一根魂力凝聚的透明丝线从她手掌中射出,就像捅豆腐一样,轻而易举的便穿透了坚硬的石壁。

    咔咔咔……

    一片轻微的迸裂声,七八条裂痕沿着那蛛丝穿透处朝四周蔓延开来,

    “我的魂种是红蜘蛛,万里挑一的特殊战斗型虫种,绝对可以和他一战!”玛佩尔冷静的说道:“师兄你走吧,等你到了安全的地方,我自有脱身的办法!”

    ?

    ???

    老王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……你妹!早说啊!

    早就知道来这里的人大多数都在隐藏着自己的实力,可也没想到玛佩尔这种小透明居然都会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这妞藏得可真深,这可真是赚大了,他是真没低估这里的人,可这里的人却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给他惊喜。

    红蜘蛛,这种魂种跟言若羽的蜘蛛王有得一拼,是绝对的真牛逼!也难怪自己对这小师妹有种莫名的好感,原来大家都是虫种,小丫头突然不顾一切的投诚,估计也和自己虫神种带给她的天然亲近感有关吧。

    王峰惊喜中还没来得及回应,玛佩尔却已经咬了咬银牙。

    王峰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,换做任何人,突然看到原本很熟悉的弱者眨眼间变成了强者,任谁都会有点不太适应,都会质疑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平时,玛佩尔相信以自己的心思细腻,足可以给王峰编造一个她不得不伪装实力的正当理由,但此时此刻正是她刚刚选择背叛弥的时候,内心的激荡正处于一个顶峰,她甚至都无法静下心来细细思考自己这到底是不是一时冲动,就更别说去编造完美的谎言了。

    不说谎,那就得说真话,可这个真话却是如此的难以启齿,她的内心此刻正在天人交战着,那个大秘密压得她几乎快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王、王峰!”她紧紧的咬着牙齿,迟疑了足足有七八秒,最后终于还是脱口而出:“其实……我是九神的卧底,我是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老王却已经一把捂住了玛佩尔的嘴。

    其实早在玛佩尔说出她是红蜘蛛的时候,老王就可以自己猜到了,来了魂虚幻境隐藏实力可以理解,但要说在裁决圣堂里也隐藏实力,那就说不通了,红蜘蛛是典型的战斗魂种,毕竟不是谁都跟他一样天生的低调、不爱炫耀,真要有能力,毫无疑问可以得到圣堂更大力的栽培和重视,那是连傻子都不会拒绝的事儿。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,就是玛佩尔和洛兰一样,是隐藏在极光城的弥!

    刚才老王也是故意没有点破,毕竟玛佩尔想要保护自己可能只是一时冲动,但此时此刻玛佩尔主动说出弥的身份,倒是让王峰真有些意外了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玛佩尔对他说出这些话意味着什么,这可就不再是冲动,而是毫无保留的信任,那是一种彻底将她自己交到王峰手中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嘘,这种事儿别那么大声,又不是什么新鲜东西,不就是卧底吗,我也是啊!”老王笑了起来,摸了摸玛佩尔的头:“身份都是浮云,我现在只知道你是玛佩尔,是我师妹,其他的,有师兄呢,不用怕!”

    玛佩尔的嘴巴微微张开,可很快就重新闭拢。

    内心的紧张感、忐忑感只一瞬间就统统都消失了,玛佩尔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虽然没有说话,但眸子中却已经闪动出了异样的色彩,忽然之间,她觉得自己变得什么都不怕了,内心的秘密终于有人分担,更重要的是,在这个世界上终于有一个她可以信任,又信任她的人。

    老王的眼神却已经变得闪耀起来,安抚好了玛佩尔,现在情况似乎又和刚才有点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特殊魂种红蜘蛛,虫种中但凡是出现异种的,实力都不会差,从魂力反应、刚才射蛛丝的动作来看,老王觉得玛佩尔可能和言若羽的实力相当,算得上是标准的十大水准,但要说单独面对曼库,感觉还是差点意思,不过……

    老王乐了,这不是还有自己嘛。

    奶奶的,今儿就干他娘一票大的!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