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异界经营手册_ 第一百零八章 狐耳娘-

时间:2021-05-28 19:0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爱笑的山鬼小说异界经营手册 第一百零八章 狐耳娘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张枫。”

    张枫表面看上去很镇定,至于心里是不是也一样,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张枫大人,能冒昧问一下,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蒙面首领脱下面罩,露出一张有些沧桑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出来玩儿和仆人们走散了。”

    张枫硬着头皮答道。

    既然都认为他是贵族,那么他装一下子应该没什么问题吧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首领看着张枫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从外表上来看,张枫这人的确是贵族无疑了,因为他这一身精致的衣服是其他人所有没有的。

    首领估计最起码值十几枚金币!

    但是他没有仆人,这又是一个很大的疑点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他怀疑张枫的贵族身份,而是他怀疑张枫已经死了,这人是他的目标人物假扮的。

    对于对方那种伪装能力,他是心有余悸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正在寻找一名通缉犯,我想检查一下您怀里的平民可以吗?哦对了,忘记做自我介绍了,我叫比尔德·克拉克,是一名赏金猎人。”

    比尔得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赏金猎人……

    张枫也只是在书本上看到过这个职业,不知道这个赏金猎人和自己了解到的有没有不同。

    可是他竟然要这个小姑娘?张枫自然不愿意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因为保护欲,更重要的是,他通过刚刚的这些人的表现就知道,贵族在这里好像比较有地位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既然冒充贵族,那自然不能随随便便就怂了,起码你得拔出刀来威胁一下吧,真要是几句话就把一位贵族镇住了,张枫觉得那根本不算是贵族。

    而且还有一点,这些人虽然看上去凶神恶煞的,但是并没有伤害流民们的性命,可见他们还是有一定的纪律性的。

    于是张枫的语气有些强硬道:

    “你找你的通缉犯和我有什么关系?这是我的仆人,你没有权利检查!”

    张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虽然语气很镇定,但是身子在微微颤抖,只有怀里的小女孩儿能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比尔德脸色严肃的盯着张枫,张枫同样丝毫不妥协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其实在张枫心里,已经有些叫苦了。

    你别看着我啊!

    你要拔刀就拔刀,要威胁就威胁,你只要敢拔刀,我就敢跪下求饶!

    但是你这不说话,我要是直接跪下了,岂不是有点尴尬!

    张枫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疯狂吐糟,这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唐突了,我给大人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然而预料中的威胁并没有出现,这个叫比尔德的赏金猎人对着张枫行了一个礼,然后微笑着退却了。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。”

    张枫嘀咕一声,像是对比尔德很不屑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知道比尔德有没有听到张枫话,反正离开后,和几名属下说了几句话后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留下一地光着身子的流民们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终于离开了,张枫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的后背都汗湿了。

    不过事后张枫又觉得,这个世界的人还是很好说话的吗,赏金猎人听起来很牛批的职业,但是在自己几句话下就退走了,可见人家还是很讲文明的。

    这让张枫对于这个世界的好感,提升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在一公里之外。

    比尔德问向同伴:

    “确定没有遗漏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这些流民里没有她。如果我们这一次不能抓到她,以后就更难了啊!”

    同伴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也没办法,我们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比尔德皱着眉头,他是真的尽力了。

    同伴突然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那个贵族好像有点可疑啊!”

    “不,那个贵族不是她。”

    比尔德却是直接否决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同伴很好奇,不知道为什么比尔德如何下的这个结论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符合了贵族的大部分特征——好看,干净,服饰高贵,语言上从来不落后于人,视面子为生命,但是自身却没有任何实力,独自一人面对威胁时,有点色厉内荏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是贵族的特征吗?可是我之前见到的贵族不是这样的啊,起码没他长得好看,也没他衣服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说,他符合了贵族的大部分特征。他绝对是一个贵族,没有伪装。而且看样子还是一个没怎么出门过的贵族,或者说他一直都被骑士保护得很好,这是第一次独自出来,但这也意味着,他家里的势力可能很恐怖,所以,我们能不得罪的话,尽量不要得罪,不然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受教了!”

    如果张枫知道比尔德的想法,怕不是要被吓死。仅仅几句话的功夫,就能把张枫看得如此透彻,这样的人,简直可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没事儿了!”

    张枫拍了拍怀里小女孩儿的后背,出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女孩儿抬头看着他,那灰暗的眸子中有些疑惑和迷茫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保护我?”

    这是小女孩儿说得最长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把张枫问住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怎么说呢,就是下意识的行为,保护弱小不是本能吗,何况我还是一个男人,男人保护女人,这也是本能。”

    张枫拍了拍胸脯,显得很豪迈,至于刚刚那随时准备求饶的事情,他是不可能说出来的,太丢人。

    小女孩儿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刚刚张枫的那种明明很害怕,但是还硬着头皮上的情形让她有些触动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如果顺路的话,可以跟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张枫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枫有些高兴,倒不是对她有什么企图,而是有个可以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牵着马车的中年男人。emm……那一张口满嘴的气味,让张枫没有说话的欲望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张枫这才发现,自己也不知道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名字?我没有名字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的神色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“啊?没有名字?”

    张枫愣了一下,然后有些同情,保护欲再次爆棚,连名字都没有,这肯定是一个从小没有父母的可怜孩子,想到自己的身世,张枫试探着说道:

    “要不我给你取个名字吧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思考了一下,然后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枫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就跟我姓吧,我姓张,你就叫张小糖,怎么样!”

    张枫想起他把自己最后一颗棒棒糖给她吃了,这可能是自己这个世界的最后一颗棒棒糖,所以这个名字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叫张小糖,而不是叫张棒糖。因为后面一个太呆了。

    小女孩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好听啊,那我再想想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啊?你同意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看来我还是有取名天赋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这次事件之后,这里的人心情都有些不太好,不过这跟张枫没有什么关系,他已经坐着中年男人的马车上路了。

    同时这一路上还有其他人,商人,流民都有。

    虽然马车很破,但是张枫倒觉得别有一番新奇的体验。

    张枫在马车上一直问张小糖关于这个世界的人类社会的一些情况,但奇怪的是,张小糖总是支支吾吾的,半天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张枫只当她没见过世面,也不太在意。

    期间张枫还给她分享了一些食物,但是张小糖也很有分寸,只是尝了尝,并没有多吃。

    夜晚,这一大队人寻了一处平地扎营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有两个帐篷,他自己一个,另外一个留给张枫和张小糖。

    帐篷不大,张枫和张小糖穿着衣服,躺在一张破毯子上。

    破毯子有点馊味,但是都这时候了,哪有那么多讲究。

    这一天张枫非常疲倦,前一刻还和张小糖说话,后一刻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轻轻的鼾声响起,张小糖看着张枫,没有任何表情,突然,张小糖的瞳孔变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“嘿,他应该睡着了!”

    “小声一点,这可是一位贵族!”

    “贵族又怎么了,他就一个人,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!”

    “而且还有个小女孩……嘿嘿!”

    十多秒钟后,帐篷被人从外面打开。

    三道人影出现,他们有的拿着棍子,有的拿着刀子,显然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们看到帐篷里的情况时,忽然一愣。

    他们没看到张枫,没看到张小糖,只看到了一双红色的眸子。

    然后三人的目光就变得呆滞,数秒钟后,他们转身,慢慢走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帐篷关上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又有四道身影来到张枫帐篷前。

    打开帐篷,发呆,转身,走入黑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张枫睡到自然醒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就看到张小糖蜷缩着身子躺在自己身边,她的脸色有些苍白,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冷。

    张枫把自己的外套搭在她身上,张小糖被张枫的动作惊醒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张枫递给张小糖几块儿饼干,张小糖神色有些不太自然地接过。

    “咦?咱们这儿的人怎么少了这么多?”

    来到外面,张枫突然发现,昨天还有一大队人呢,今天再一看,起码减少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脸色严肃的小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昨天夜晚,我们这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有些人莫名其妙地失踪了,我们还是早点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人是失踪了,张枫有些担心,自然是同意了中年男人的话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,张小糖却提出来告别。

    她要去的地方,从这里开始就不顺路了。

    张枫有些担心地问道: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去红叶城吗?”

    “不去,我还有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张枫不明白这就一小孩儿哪里来那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既然对方提出来了,张枫也没有理由阻止,说到底,两人也才认识了一天而已。

    “行吧,那你路上小心点,对了,这些东西给你。”

    张枫打开背包,把背包里的小零食一样拿一袋,都塞到了张小糖手里。

    不多,但是代表张枫的一片心意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张小糖走了,张枫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明天的日子咋过呢,哪有空去关注别人。

    坐在马车上,从早上走到下午,张枫被颠得想吐,他一直在想,自己要是有一辆小汽车该多好,估计早就跑到了。

    又到了夜晚,想起昨天莫名消失的那些人,张枫有些害怕,不过害怕也挡不了瞌睡,大概凌晨的时候,他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嗷呜~嗷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声狼嚎从远方传来,像是有一片群狼,但是叫声突然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张枫根本没有听到,他又睡了个好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,出帐篷的时候,张枫发现有些人要分道扬镳了。

    每走一段就要离开一些人,只有中年男人的马车一直向前。

    在离张枫大概三公里的地方,有十几人骑着马,疾驰而行。

    他们每个人的服装都不一样,看起来比较杂乱,但是他们腰间都挂着一把同样大小弯刀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在这里,肯定就能认出来,他们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马贼!

    而他们前进的方向,赫然是张枫的位置。

    但是突然间,一道影子窜入马贼之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瞬间,几名马贼从马上栽倒,掉落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有马贼大惊,但是他根本看不清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除了马儿完好无损外,马贼全部死亡。

    张枫自然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,他正在马车上发呆。

    没有电,没有网,连唯一说话的人也走了,张枫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孤单过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出乎了张枫的预料,他本以为这在路上会碰到一些情况的,比如强盗啊什么的,越是在落后愚昧的地方,治安越差,越不容易管理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们还在荒无人烟的路上,真要遇到了,也只能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但是并没有张枫担心的情况出现,强盗什么的根本没有,路上偶尔遇到一些人,也都对张枫很卑谦,很恭敬,甚至还专门给他让路。

    这让张枫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这个异界的民风真是淳朴啊!

    要是现代社会的人也能有这种态度,那岂不是社会一片美好。

    下午,张枫在车上睡了个午觉。

    听中年男人说很快就可以到红叶城了,到了红叶城就会有骑士大人和士兵,他是受到红叶城庇护的,再也不用担心危险了。

    张枫心情自然放松了不少,很快就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而在他睡着的时候,一阵风吹过,张小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马车上。

    无论是那个车夫,还是张枫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张小糖伸手,轻轻抚摸着张枫的脸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你在我最虚弱的时候救了我一命,我会报答你的,但是因为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,只能先离开,你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,张小糖俯下身子,轻轻咬破嘴唇,一滴血落在张枫微张的嘴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小糖的样子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她的头发开始变长变白,她的耳朵开始变尖,她的手脚开始变长,她的胸部开始隆起,她长出了一条毛茸茸的白色尾巴……

    最让人惊艳的是她的脸庞,那个长着雀斑的婴儿肥不见了,变成了风情万种的精致容颜,既有东方人的柔美,又有西方人的深邃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那一双充满魅惑的眼睛,仿佛看你一眼就能把你魂儿给勾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比尔德在这里,绝对会大吃一惊,这是他一直寻找的那只狐兽人,是他们悬赏令上赏金最多的头号通缉犯!

    只不过这种情形没持续多久,她刚刚变长的手脚又开始回缩,她那鼓鼓的胸部也开始变瘪。

    眨眼间,张小糖小了好几号。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随后有些泄气。

    “可恶,还是不能完全恢复实力吗!”

    等到她感觉张枫已经把那一滴血融合之后,张小糖捏了捏张枫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下了个标记,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嗖~

    张小糖消失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那个驾车的中年男人什么都没有感觉到,张枫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月后。

    落日山脉的一处森林深处。

    萝莉身材的张小糖丢下手中还在滴血的刀,在她身后,数十具无头尸体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从那些被斩首的头颅看,这些人赫然是兽人。

    “大人,叛徒都已经伏诛,接下来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名身高足有两米五左右的小巨人,他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长着棕色的毛发,他的胳膊比张小糖的腰还粗,他的脸和人类差不多,但是满脸杀气,不过他手上那两只圆圆的棕色耳朵,让他少了一些狰狞。

    这是一只熊兽人。

    高大雄壮的熊兽人哪怕是半跪在地上,也比张小糖高。

    这让张小糖很不爽,但是她也知道这不能怪熊兽人。

    “确定没有遗漏的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大人,一共十一人,全部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拿着他们的头,去警告其他人,这就是和人类勾结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熊兽人站起,随便在树上撇了一根树枝,然后把这些人头串连起来,咚咚咚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一位身材瘦小的鼠兽人开口,他长着一张中年人的面孔,但是却和萝莉状态的张小糖一样高。

    “大人,因为您被叛徒陷害,这段时间,我们损失惨重,您的实力也大打折扣,可是我们今年的过冬物资还没有准备好,如果再不准备的话,可能有的族人挨不过这个冬天,今年的冬天比往常更冷了!”

    “又是冬天!”

    张小糖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自从成为他们的首领开始,每年冬天都是她头疼的时候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们还在落日山脉里面,这里根本没有办法种任何农作物,平常的话,他们还能打猎,但是现在野兽都不怎么出门了。

    光靠打猎根本不够。

    张小糖自己倒是不可能会饿死,毕竟她实力强劲,实在不行,去人类社会偷点东西也行,但是其他兽人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不是每个人都像张小糖这么厉害,兽人也是普通人,也是有小孩子的。

    再说,张小糖也不能肆无忌惮地在人类社会作乱,现在她的赏金已经很高了,要是再把赏金提一提,怕不得全世界的赏金猎人都来找她了。

    毕竟在落日山脉这边,人类才是处于主导地位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

    张小糖问向鼠兽人。

    鼠兽人顿时一脸苦相,他要是有好办法,早就解决了,哪会还来烦她。

    “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,除非我们找人类购买粮食。”

    有些人类也是做兽人生意的,但是价格要高上三成以上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人类也是冒着风险的,以前就出现过兽人交易时不给钱,打劫人类的情况,当然也有人类设下陷阱,把兽人骗来捉住的情况。

    反正是大家都不能轻易相信对方。

    张小糖看着鼠兽人问道: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多少金币?”

    鼠兽人伸出一只手指。

    “一百枚,这么多!”

    张小糖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鼠兽人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十枚?这就有些难办了啊!”

    张小糖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不,是只剩下一枚金币了。”

    张小糖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多少族人?”

    “二百三十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咱们这一枚金币,要是买粮食的话,可以支撑大家……”

    张小糖还在计算,鼠兽人就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最多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小糖有种丢下他们跑路的想法,一个个都是饭桶啊!

    在张小糖头疼的时候,刚刚那位熊兽人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呃,老大,我抓到了一名人类。”

    熊兽人像是提小鸡一般,捏住了一个满脸惊恐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!”

    张小糖对着鼠兽人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鼠兽人立刻对这个男人开始审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从哪里来,要干什么,你要是敢说一句假话,他会直接吞了你!”

    听到鼠兽人的话,再看到熊兽人的血盆大口,这人差点晕过去,他是真不知道,这落日山脉里有传说中的兽人啊!

    “我叫奎克,是狂风马贼团的人,来落日山脉是因为我们要去攻打红叶城了,我看看能不能从落日山脉抄个近路,而我迷路了,在落日山脉转了三天,转到您这里来了,求您看在我无知的份上,放我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这人正是之前从红叶城离开的马贼奎克。

    张小糖对于人类那些打打杀杀的不感兴趣,本来想让鼠兽人看着处理,但是突然她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红叶城?哪个红叶城?”

    鼠兽人赶紧提醒道:

    “大人,落日山脉附近,只有一个红叶城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就是那一个红叶城!”

    奎克为了活命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只要问,他就交代,只要能活命,他打死都不来落日山脉了,谁特么知道这里面有兽人啊!

    张小糖对红叶城的事情很感兴趣,等到奎克把红叶城里的所见所闻说完,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。

    张小糖三人都听呆了。

    听都没听过的美食美酒,干净整洁的街道,永远在招人的市政厅,超级有钱的城主。

    而张小糖最在意的是,现在的红叶城城主叫张枫。

    他是城主?

    他有危险?

    我必须得去帮助他!

    见到这几名兽人对红叶城感兴趣,奎克觉得自己活命的机会来了,他赶紧再次说道:

    “那红叶城招人的福利特别好,我要不是怕我们老大杀了我,我自己都去了,而且城主很善良,他还招兽人,兽人和人类的待遇是一样的,每天都能吃到饱!红叶城就有兽人!”

    这些话自然是奎克瞎扯的,红叶城是有兽人,狼耳娘艾米,但是他根本没见过,至于招兽人这件事,也是假的,因为张枫发布招人启事的时候,还不知道有兽人这回事呢。

    他就是为了活命,瞎说的。

    而张小糖却是相信了,因为她见过张枫,他知道张枫是一个善良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记得我之前说,我被一个人类救了性命吗?”

    张小糖幽幽开口。

    鼠兽人有些惊讶道: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那个人就是张枫,他现在有危险了,你说,我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鼠兽人本想说,人类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就好,但是看着张小糖有些不善的目光,他连忙改口。

    “大人的救命恩人,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,我们自然得去相救!”

    熊兽人也开口。

    “救人!”

    他脑子里没有太多弯弯绕绕,他知道对方救了大人的命,那么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,自己就应该去救他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让大家都收拾收拾,全都去往红叶城!”

    张小糖目光坚定。

    “是——啊?所有人都去?”

    鼠兽人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张小糖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也有兽人不擅长战斗啊!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们都是去战斗的,他那不是招人吗,我们去帮忙!”

    鼠兽人有些无语看着她,总觉得她是想把这些兽人托管出去。

    他很想说,先不管对方善良不善良,就说我们这都是一群饭桶,人家会要么!养得起吗!

    “不过,我得先去看看具体情况再说,你们慢点走,如果可行的话,我再叫你们,如果消息有误的话,咱们再商量。”

    张小糖虽然觉得张枫应该会接受这些兽人,但是这只是她觉得,实际上如何,谁也不知道,还可能存在变数。

    她需要先去打探清楚再说,毕竟这些族人们,她嘴上说他们都是累赘,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也从没有抛下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二百多兽人其实也不算多,加上他们大多都力气很大,东西也不多,还是很快就收拾好东西了。

    毕竟搬家这种事情,他们不知道经历多少次,都习惯了,不过如果知道他们的首领准备把他们送到人类城市时,不知道他们内心会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而张小糖早就独自一人上路了,哦不,还带着一脸绝望的奎克。

    张小糖拿出来还剩下的最后一颗棒棒糖,目光坚定。

    “张枫,我来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枫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,他揉揉鼻子然后抬头,看着那十多米高的混凝土城墙,刚穿越而来的他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诶?这真是我的红叶城?”

    我只是提个理论,你们竟然实现了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今日7000字更新完毕!

    这几天推荐票好差啊,这么多天连一万都还没到,惨兮兮!如果今天能有300张推荐票,晚上就加一更!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